木一

他与他

混乱世界观。

蜜汁脑洞。时间线伽罗牺牲后不久,快斗失去父亲已过十年。

小心超人与黑羽快斗都那么可爱,特别是失去『重要的人』后令人心疼呢。想看快斗小天使安慰小心的片段,就私心搞了。

慎入。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正文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“真的没有问题吗,小心超人?穿梭机只能使一人穿梭,且性能时间仍不稳定,一切尚是未知数,赤魔女也许只是星际之间的一个传闻,也许你......”根本就找不到她啊。

“无妨。”我打断博士,坚定地按下穿梭机开关。我知道博士在担心什么,我也知道这也许只是一个毫无意义的冒险。但是,伽罗于我而言很重要的存在,我一定会找到另一个平行时空中的赤魔女小姐,救回伽罗。

我,是小心超人。是代表坚毅的小心超人。星星球的守护者之一。却因我的挚友兼搭档伽罗,于之前一场星际恶战中牺牲险些崩溃。传闻,在另一个平行时空,有个赤魔法的唯一继承者小泉小姐,拥有使人起死回生的神奇魔力。她,可以救回伽罗。对于一个路痴来讲在另一个时空找到那位小姐实在渺茫,但哪怕只有百分之一的可能能够救回伽罗,我,都愿意一试。

伴随着机器开启发出的耀眼白光以及阵阵嘈杂的嗡鸣,博士脸上的担忧也愈发模糊,我只觉得天旋地转,便陷入一片黑暗。

再次醒来时我已经置身于一个游乐场中。这里...与星星球也没有什么不同,但却没有多大相似之处。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,我却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。正当我手足无措之时,我却注意到了一个少年。

“笨蛋快斗!滑雪那么厉害溜冰却不怎么样呢~”

那个少年坐在溜冰场入口放的长椅上,衣服很乱显然刚摔了一跤,捂住乱糟糟的后脑靠在长椅上,撇撇嘴不愿搭理女孩。

看着少年狼狈的模样,少女笑弯了嘴角,心情甚好的样子戳戳少年的额头:“嘛,乖乖等着哦快斗,青子大人去买草莓冰淇淋。”说完便步调轻快的哼着小调向远处走去。

看着少女逐渐远去,少年才开始呲牙咧嘴,叫苦不迭的揉揉腿,口中小声嘟囔些什么,我无以听清。

他的眼睛好蓝,蓝的纯粹不带一丝杂质,就像是天空融了进去一样,就像......就像伽罗的眼睛一样。像是被他的眼睛蛊惑了一般,鬼使神差的,我向他走去,拉住他的衣角。

“请问,在哪里,可以找到赤魔女?”

在看到我的那一瞬间乱发少年显得有些错愕,大概是因为我奇怪的装束吧。亦或是,『赤魔女』这样的词汇?

“哈?赤魔女?”看他不自主的陷入深思,像是想起了什么不好的回忆,原本圆圆的眼睛也逐渐变成半月眼,我暗自断定他与那位小姐一定有着什么羁绊或是渊源。不过他倒是很快就回神,微笑问我:“小弟弟,赤魔女...是童话书里的魔女吗?小朋友找魔女姐姐做什么?”

我明白他一定认识我口中的那位魔法使小姐
,便直接回答他的最后一个问题:“因为,想让她帮助我寻回一个已故的人。一个...很重要的人。”回想起伽罗最后的那个拥抱以及告别,我便觉得鼻头一酸。

“这样啊。呐小弟弟,你相信魔法吗。”

未等我作任何回答,少年突然笑嘻嘻的揉揉我的脑袋,说:“能够使人死而复生的『魔法』是不存在的,不过呢,大哥哥倒是可以给你表演一下能够使人感到快乐的魔法喔。看好了哦。”

少年颇显神秘的眨眨眼睛,飞快搓捻手指,魔术师的手指修长而灵活,动作快到我有一瞬间的恍惚。

恍惚间,一团烟雾炸开,一朵娇艳欲滴的蓝玫瑰凭空出现在他的手中。不可思议。这是魔术,还是魔法?我竟一时难以分清。

“呐,送给你。十年前,我的父亲,最伟大的魔术师,我一辈子所敬仰的英雄,在为他人表演『魔法』的时候出现了意外。那是一场大火,漫天火光,烧的我一无所有。这里,像是被撕碎了一般。”乱发少年指指胸口,那种悲伤的神情却是转瞬即逝,继而云淡风轻的说:“用他人的话来说,他狠心离开了我和母亲,去了天国。但是,十年来,只有我知道,他一直没有走哦。已经在大哥哥的心中,陪伴着我渡过了许多坎坷困难。于我而言,这,就足够了。”

我愣愣接过蓝玫瑰,内心一片释然。刚想开口道谢,熟悉的眩晕感却便再次袭来,一个不稳险些栽倒在地。

“没事吧小朋友?怎么脸色突然这么苍白?小朋友?”

该死...偏偏是这个时候穿梭机要带我回到属于自己的那个时空了吗。连乱发少年焦急的呼唤也没有力气去回应了。我攥紧手中的蓝玫瑰,拼尽全力在身体消失前对他做了一个口型:谢_谢...

恢复意识回到星星球后,我下意识抬起手,万幸玫瑰还在,手指却因用力过猛被戳破,将淡紫色手套染的血迹斑斑。

......

夜晚。

我如往常一样,将蓝玫瑰放于伽罗墓前。

“传说,每一个被称作战神的人,死后,都会变作天上的星星,承载着英雄事迹,闪耀于宇宙之间。不知道,有没有一颗,是伽罗呢?”

“他,已在大家心中。这,就足够了。”

END.

啊,赤魔女就是小泉红子啦。

全程未露脸的魔女...【红子:mmp】

大概没几个人能耐心看完,且让我自娱自乐。

很久以前的临摹。   可以说是非常粗糙了。😂